蕭柏梁

列宾美院 油画 水彩 铜板 微信号:q464507675

爱欲卫星。:

雷狮视角,安迷修性转有

我遇到她,风雨欲来的时候她挽起一截白色的衬衫袖子,看着手腕上那块棕色表带的男士手表。
她的发色与表带相近,用黑发绳高高束起,打着流畅的卷。湖水般的眼睛低垂着看向表盘,睫毛很长也很翘,像是雏鸟刚舒张开的羽翼。我看清表盘的模样,那是地图的图案,至于是什么地图,不清楚。
她穿着黑色长裤,而右腿上还意味不明地绑了几圈绷带,白色衬衫包裹着纤瘦修长的躯干,胸部丰满的起伏不甚明显。她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扭头看向我所处的地方的时候长发随动作画出完美的弧度,风吹起她的鬓发与刘海,半遮脸的模样动人无比。
毫无疑问,她是个美人,世间少有的珍宝。
海盗的准则让我突兀有了一个新想法——霸占珍宝。她有些不安,目光像受了惊的鹿,警惕而夹杂些许难以觉察的惧意。我向她走过去,收起了我的那柄巨锤——任何一个姑娘看见它,都会害怕的。
我信心满满,自认举手投足间只要稍微克制,仍能流露出皇族的良好教养风范,虽说我不喜欢它们,可女孩们一定喜欢。她看着我靠近,两手放在腰侧轻轻握起,一蓝一黄的荧光迅速蔓延开来,呈长剑的形态展现在那纤白柔软的小手中。
放轻松——我想和你交个朋友。我举起双手给她看我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表达我的友好态度,反而得来她的一声嗤之以鼻。
朋友?我怕你在前面少说了一个男。她挑眉梢的模样好看得要命,绿色双眸中盈着温柔又高傲的光。

A-水塔先生 、:

星期二,来听《Nothing Hurts Like This》。

照常来唠叨几句,白天的时候照样还是只用穿短袖,晚上回家的时候加一件外套也就足够,这也是在云南生活的一点小确幸吧,冬天不会太冷也不会太长,不能看那么明显的四季更替也算一些遗憾。

没买什么新的衣服,旧衣服穿着自在又舒服就很满足。一直在坚持种植,水培、多肉、其他花草,花开的喜悦可以开心一整天,这个秋,云南多雨,多肉根系没长好的挂了三盆,赶快收集下的叶片也开始长根发芽。又是一个新的轮回,生命在交替生长。

白天到黑夜,有灯光的地方就有温暖,远方的你们好吗?


You keep digging pushing driving like a hammer hitting in my head space
你一直萦绕在我脑海而挥之不去
If this is a condition is sadistic I would say it is the worst case
这种情形是何比虐心
It's just another fight, never you, never me, never right
又是一场无谓的争吵
Nothing hurts like this
尝未如此心痛
Feels as good as your kiss
想起你醉人的吻
When I strip 'em down with you, youu uh uh uh
与你一起时的陶醉

I feel this love is barrow through another level, never was perfection
爱未曾完美却如弃矿
Say what you know, how to know the keys that crushed me for attention
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和为什么让我的关心幻灭
Just another fight, never you, never me, never right
无谓的争吵啊
Nothing hurts like this
从没像这样心痛
Feels as good as your kiss
想起你醉人的吻
When I strip 'em down with you, youu uh uh uh
与你一起时的陶醉
With you-uh, you-uuh uh
和你一起啊
It's always you-uh, you-uuh uh
总是你